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VR彩票 > 归战 >

傲风秦界地下城第七章第二节有的话帮忙回答一下拜托了感谢

归档日期:08-20       文本归类:归战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十天以后的正午,傲风三人跟随着伽蓝部落的一大批狩猎归来的成员进入了青阳城。

  那天偏私里一回到营地,三人就被金天族长宣布奉为部落中的贵宾,傲风在伽蓝部落之中 享受最高待遇,并可以随时调度伽蓝部落十支以内的百人战队为自己做任何事情,这几乎是除了族长之外的最大特权者了,连少族长金雅都只有八支战队的调度权,而在一个秦界的部落里,掌握着多少支战队就说明一个人的地位。

  哪怕仅仅只有三年度,一名幻能修炼者的加入给部落带来的利益也是巨大的,不知有多少伽蓝天部落中的幻师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激动得跳了起来,手舞足蹈地欢呼不止,天知道他们已经多久没有碰过被驯化的大领主级幻兽了!马罗部落的驯化从来都要收取昂贵的费用,而且名额还有限,哪是谁都能用得起的?此番外出狩猎伽蓝天部落最大的收获不是夺得了比试的冠军,而是带回了傲风这个幻能修炼者。

  不得不说金天族长的确很会做人,这样的态度让傲风颇为受用,当晚就给他们把部落在这次狩猎里捕获到的一头大领主级魔兽和十几头领主级魔兽驯化了。

  另外她还和金天约定了一下,大领主级以上的魔兽能捕捉到的她尽量驯化,但每个月最多只驯化十头领主级魔兽,而且强化魔兽的时间固定在月初,毕竟大领主级以上的魔兽并不好找,也很难捕捉,而领主级魔兽秦界内却有很多,如果天天都在驯化魔兽里度过,那她还有什么时间修炼提升?

  金天当然没有意见,事实上听到傲风提出的数量时他还震惊了很久,因为这个数字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大多数幻能修炼者体内的幻神能源力有限,一个月驯化几头幻兽便是极限了,哪能像傲风这个拥有幻能源的变态一样?傲风在知道这个件事情后赶紧收敛了一些,驯化魔兽之后也露出一副疲倦的样子,免得惹来怀疑。

  随后的这段时间,他们几乎都呆在伽蓝部落安排给他们的营帐之中,适应着秦界这个全新的修炼环境,在这里,天地灵气的浓郁甚至能直接影响到灵魂上的感悟,十天的短暂闭关之后,傲风三人都隐隐觉得有所提升,似乎随时都可能突破壁障,他们本来便都是天赋旧绝的人物,位面压制差异巨大的情况下,实力晋升一个台阶简直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殷赋之的伤势完全康复,三人又感觉到了突破契机,傲风心情大好,例打算先在青阳城里好好逛一逛,随后再回伽蓝天部落的驻地。

  “云风大人,这里就是青阳城了。”踏入青阳城大门后,金天和金雅就带着一半的人手先回部落处理这段时间外出留下的事物去了。只留下金雅的弟弟,那名金色短发年轻人金立和五支百人战队给傲风三人引路保贺,此时金立正热心地向傲风介绍着这座宏大的城市。

  “前布满远的地方就是我们伽蓝部落的驻地,我们部落的三万战士都居住在那边,我们这里是南门,北门那边是马罗部落的驻地,由于城区很大,两大部落隔着很远,一般来说我们部落的人和他们是不会遇到一起的。另外雪霏部落,战狼部落,昔日部落,泣魂部落,辉煌部落也在南城区,但他们一般不会来惹我们伽蓝的人,这个城市里也有很多其他未入部落的居民,还有前来历练的冒险者,各种做生意的商人。城市的中心地带有很大面积的交易区,买卖多种多样的装备、灵物,甚至是未驯化的魔兽,如果大人有需要的话也可以去那儿看看,不过到了黑市就要注意些了,在那边时常会遇到北城区的人,也比较混乱,马罗部落如果盯上你们说不定会找麻烦。”

  走在熙熙攘攘的街头,傲风三人的目光却是充满了新奇,进城以来三双眼睛就在不停地打量着四周的建筑,东瞧瞧西望望,连性情冷酷不易外显的千寂灭都没有例外。

  傲风实在没想到秦界内的城池竟是如此的古色古香,充满了东方风韵,这里没有梦幻般的魔法庄园,只有建造朴素气势宏伟的中式建筑,整个青阳城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词“大气”。秦氏一族到底是拥有着炎黄血脉的华夏人,几年前后秦界发展成这样也不意外,傲风三人在路丝卡的世界里见多了西式的魔法城池,如今突然走进一座繁华的古城,哪能没有点儿好奇心?

  在人在前面津津有味地看东看西,后方却突地传来一道没好氯的冷哼声:“真是三个没见过世界的乡巴佬!”

  傲风淡淡一挑眉,回过头去,就看见了那名身材壮硕梗着脖子抱胸而立的英武男人。

  没等她开口,旁边的金立已经抢选一步皱着眉头不悦地呵斥道:“左云生冕下,你别太过分!即便你是我伽蓝部落的第一勇士,也不可以对云风大人如此无礼!”

  “大人?我呸!”那左云生闪闪一笑,而带不屑道:“她算什么大人,只不过是运气比较好,父母是幻能修炼者,所以继承了一点儿幻神能源力罢了,论实力论身份她哪点配得上‘大人’这两个字?连城市都是晦一次进,这副样子也不嫌丢人,我说她是乡巴佬难道说错了吗?”

  “你......”金立见他一点儿面子也不给,不禁气得脸色微微涨红,怒声喝道:“她是我伽蓝部落的贵宾,难道你想违抗我父亲的命令吗!”

  “你不用拿族长大人来压我,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仅令一个大乘级的大领主,有什么资格当上部落的千夫长?我真不明白族长大人怎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伽蓝部落一向赏罚分明,连少族长在实力未至之时都没有给过太多的权力,如今为了讨好一名幻能修炼者,就丢弃了我族类的传统,这算什么?我伽蓝部落即便再落魄,也不需要这样吧!别人为了那几头幻兽可以低下头讨好她,我左云生可不会,族长大人要这亲友做我自然会照他的指示行事,但我心里是不会服气的!”左云生语气生硬地继续冷哼道,明摆着不买傲风他们的账,言辞之间丝毫没有客气。

  面对左云生散发出的强烈敌意和投射过来的挑衅眼神,傲风颇有些无奈地耸了耸肩膀。

  世上的事情总是不会那么十全十美,有好处就有坏处,有人为她进入了伽蓝部落欢呼雀跃,自然就有人因为她的到来抢走了原本属于自己的权力而心生怨怒,比如这左云生。

  伽蓝部落的第一勇士,半君王级强者,拥有一头幼时就签订的契约的君王级魔兽离火擎天兽,实力上几乎可以与罗丰持平,甚至在某种程度上他还要胜过罗丰一筹。因为左云生已经掌握了成为君王最关键的元素奥义,十年之内必定能够凝聚战魂成为君王,而罗丰尚未领悟元素奥义,纵然能用御甲术铠化,出招威力上与左云生的元素奥义也差不多,只是左云生的年龄超过罗丰太多,青阳城第一天才的名号才会落到罗丰身上。

  但年龄那些放到真正的实力比拼上来说是不重要的,重要的是他在不远的将来就会成为君王级的顶尖强者,潜力巨大,在如今的伽蓝部落里,连族长金天都不可能真正把他怎么样。

  即便如此,左云生手中也只握着和金雅少族长同等数量的八支百人战队,而傲风这个新来的,凭着一个幻能修炼者的身份就直接拥有了十支战队的调度权,压到了他的头上,心高气傲的第一勇士自然满肚子都是火气。

  从昨天他带着另一支捕兽小队回到营地见傲风开始,左云生就一直对他们冷眼相向,从没露出过好脸色,而紧接着金天族长竟然宣布要他成为傲风这三年在伽蓝部落的时间里外出行动的全程保镖,如今天堂 要带着几支小队和金立一起陪着傲风这个“乡巴佬”逛街,他不禁愈发的不满了,金天和金雅刚一走,便当场发作了起来。

  对方不愿意担当这个保护的角色,傲风也不稀罕,她淡然看了左云生一眼道:“那么左云生冕下就带着你的人手先行回去吧,我们也就随意在城里逛逛,不需要什么人护着,不然我们碍着你的眼,你也破坏我们的心情,硬塞在一起多没意思,前往伽蓝部落的路就在那边,请冕下自便。”

  随意地指了指不远处的一条大道,傲风朝他做了一个“拜拜”的手势,然后一挥手,带着千寂灭、殷赋之,银宵以及金立大摇大摆地向城市中心的交易区而去。

  左云生一时间愣在了当场,直到傲风几人的身影消失在视野里他还有点儿反应不过来,回过神之后,他不禁咬牙切齿地骂了一句“不知厉害的乡巴佬!”

  在他想来,这个实力不足的臭小子在他这番提醒之下应该会明白自己的身份,识趣地将不该捏在手里的权力让出来,然后再向他这个第一勇士寻求这三年之中的庇护,经免被对她虎视眈眈的部落给害了,没想到她居然敢无视他的怒火,还把他这个实力强劲的保镖往外赶,更是不知死活的带着寥寥几人就跑去城市中心最为混乱的交易区,她不敢再狂一点吗?

  “妈的,这个该死的乡巴佬!老子迟早扒了你的皮!”左云生又怒骂一声,但金天族长的命令他毕竟还是不敢违背,而且如果傲风出了问题,伽蓝部落的损失他也承担不起,所以哪怕是气得半死,他也不得不一跺脚带着人追上去,远远地吊在后面。

  2011-07-31展开全部“云风兄弟,为什么不告诉那家伙你的实力!要是他知道你一招就干掉了罗丰的话,哪儿还能像现在这样瞧不起人!”被傲风拽着向前直走的金雅挑了挑眉毛问道,以她那火爆的性格,刚刚差点儿就将这件事情脱口而出,但话还没说出来便被傲风一伸手拉走了。

  只有金雅和与她在一起的那支百人小队才明白,金天给傲风千夫长的地位并不是因为她是什么幻能修炼者,而是她的的确确有这个实力。

  虽然傲风本身只是大领主,但在她身后的那头传奇魔兽却可怕到了极点,那天晚上他们连那头传奇魔兽的模样都没看到,罗丰就已经躺在了地上!左云生再厉害也就和罗丰差不多,她既然能挥手之间烧得罗丰半死,当然也能在挥手之间击溃这所谓的伽蓝第一勇士!

  不过这个消息大家都没有刻意地去宣扬,马罗部落因为罗丰受伤大失面子自己肯定不会说,伽蓝部落这边不想让傲风太过显眼,金天族长也下了禁口令,大部分族人和青阳城的其他部落知道的仅仅是伽蓝部落得到了一名幻能修炼者,这也已经足以引起一阵轰动了。

  傲风足不出户的十天里,除了马罗部落,青阳城其他十一支部落无一例外地上门旁敲侧击地打听过那个幻能修炼者究竟是什么人,背地里肯定在盘算着这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

  只是金天大概没想到,别的部落还没有来打傲风的主意,自己部落里的第一勇士却率先准对起了她。

  “没有那个必要,我对伽蓝第一勇士的位置可没什么兴趣,树大招风容易惹来麻烦,刚到青阳城我们多少应该收敛一点,不然金天族长也不会严禁将那天的事情泄露出去。”在金雅一双漂亮眸子的瞪视下,傲风却只淡淡一笑道。

  “你骗鬼去!”金雅没好气地“呸!”了一句:“你这家伙还好意思谈什么收敛?你当着三大君王的面一把火烧了罗丰的时候怎么不收敛!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你那副模样,就你这天生嚣张跋扈的胚子,还怕什么招惹麻烦?”

  “呃……”傲风汗了,这位美女的言辞还真是一如既往的犀利而有才,天生嚣张跋扈的胚子?她长得真有那么过分么?

  不过金雅的目光倒是雪亮的,一眼就看透了傲风从不怕事的个性,所以她对傲风能够如此忍让左云生的挑衅实在有点儿不解。

  傲风知道这位精明的美女不好糊弄,无奈地轻轻一笑,边走边说道:“金雅小姐不必疑惑,其实我只是为了部落着想。当真告诉了他我打败了罗丰,以这个人的性格少不得要向我发起挑战,到时候反而会闹得整个部落人尽皆知,不管比斗的输赢我们的关系都会更加僵化,让敌人有机可乘。我们是你拉入伽蓝部落的,不说能为部落增添多少益处,至少也不想给你带来什么麻烦,我只能在这里三年,而左云生却是你们部落的未来之星,为了我和他搞得部落分裂不值得。”

  金雅听着她的话,一双明亮的眼睛在时间的流逝中越发瞪大,美眸中不觉浮起了一层感动。十天前,她见识到了傲风的疯狂激烈的大胆强势,没想到今天却又见到了完全不同的另一面,没想到她竟是这样的心思细腻别样温柔。

  她是为了伽蓝部落考虑才没有理会左云生的挑衅,而她在伽蓝部落还没呆几天,对部落本身并没有什么家一般的感觉,为了伽蓝部落,其实便是为了她这个朋友。

  金雅揉了一下眼睛,吸了吸鼻子,喉头发热地强笑一句,一拳捶在她肩膀上:“你这个家伙,前两天还夸你像个男人,怎么今天就婆婆妈妈起来了!伽蓝部落好不好用得着你来考虑吗?该怎么样就怎么样,顾虑那么多干嘛!那个男人总是那么心高气傲自以为是,老娘早看他不顺眼了下回他要是还惹你,不给老娘揍回去你就别来见我!”

  轻声一笑,傲风也不介意,她知道这位大小姐就是这个脾气,总会用这样口是心非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感动。

  她和自己那位曾经的挚友云弑天有很多相似之处,只不过云弑天性情太多冷漠,而金雅的性格太过火爆,但骨子里她们都是一样的重情重义,所以她才会在几天之内就和金雅成了关系过硬的“兄弟”,说起来她也算是她到路丝卡之后所交的第一个女性挚友。

  “放心,虽然我不想和他斤斤计较,但若他不知死活总来找麻烦,那我也不会客气的。”傲风眯起眼睛点了点头道,过分的容忍只会让某些人以为你怕了他们,不知好歹的家伙,她一向会让他们后悔。

  看到她的神色,金雅不禁打了个寒战,这小子的手段她可是见识过的,干脆又狠辣,要么不动,要动绝对是往死里动,左云生若真的还敢来惹她,只怕是要自讨苦吃了。

  五人已经来到了城区的中心地带,大量的商店散落在四周,一道道英武的身影在各色的商店中进进出出,显得异常的热闹和繁荣。

  观察了几眼,傲风就发现到这些人全都是幻师,许多人身上和脚下都停靠着拟态的魔兽,连穿着制服的女店员肩膀上也蹲着一只在打哈欠的小猫咪,有的人周围甚至有好几只幻兽相伴,这样的的画面别有一番异样风情。

  上古幻师不愧是曾经向真神发起过挑战的种族,几乎是全民皆兵没有一人不能成为幻师,难怪数十万年之后光芒大陆的秦家血脉稀薄到那种地步,也仍为四大幻师家族之一。

  走到闹市区的入口,金雅就扭头问傲风道:“云风兄弟,你打算去什么店里看看?买装备还是买魔兽?”

  “装备?魔兽?”傲风微皱着眉摇了摇头,这两样东西她都是不缺的,魔兽就更不要说了,以他们的实力完全可以去夜歌山脉捕捉,历练的冒险者比他们实力差远了,此地出手的魔兽不可能有超过大领主级以上的。

  装备也不用问,她本身就是个十二星的君王级炼器师,只要手上有材料,又有什么装备炼制不出来?想了一想,她才接下去开口:“有没有什么宝矿灵物,能源结晶之类的东西买卖的地方?”

  “你是说各种奇物?”金雅想了想,俏脸上却露出了迟疑之色:“有是有,离这里也不远,不过……”

  傲风不禁眸光一亮,听金雅的口气这里居然还真有这类可遇而不可求的宝贝!这些东西无论在光芒搭理北境还是诸神都算难得一见的,只要秦界这样的天地灵气远胜诸神的地方才有可能孕育出许多,如果真是如此,此番在秦界之中一定要多搜刮些珍贵的炼器材料了。

  金雅顿了一顿,接下去道:“不过那地方并不是普通交易区,而是黑市,黑市上有不少各种各样的少见物品,价格却很离奇,通常都要以物易物,你也知道,真正珍贵的东西是不能用金钱来计算的。而且黑市之中打闹生事屡见不鲜,在那边即便是打死了人,混乱之中也很少有人会去追究责任,连城防军和城主大人都不怎么管,我怕马罗部落的人会盯上你……”

  “马罗部落?怕他们做什么?”傲风挑了挑眉,呵呵一笑:“金雅小姐,你刚刚还说我就是天生嚣张跋扈的胚子,怎么现在就忘了?说起来我还想找机会为殷大哥报仇呢!他们不来便罢,若是来了,哼哼……”

  这回轮到金雅汗了,妈的,这混小子果然是个天生的惹事精,身体中充满了各种不安分细胞的家伙!这一去,还不知道要闹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云风兄弟,为什么不告诉那家伙你的实力!要是他知道你一招就干掉了罗丰的话,哪儿还能像现在这样瞧不起人!”被傲风拽着向前直走的金雅挑了挑眉毛问道,以她那火爆的性格,刚刚差点儿就将这件事情脱口而出,但话还没说出来便被傲风一伸手拉走了。

  只有金雅和与她在一起的那支百人小队才明白,金天给傲风千夫长的地位并不是因为她是什么幻能修炼者,而是她的的确确有这个实力。

  虽然傲风本身只是大领主,但在她身后的那头传奇魔兽却可怕到了极点,那天晚上他们连那头传奇魔兽的模样都没看到,罗丰就已经躺在了地上!左云生再厉害也就和罗丰差不多,她既然能挥手之间烧得罗丰半死,当然也能在挥手之间击溃这所谓的伽蓝第一勇士!

  不过这个消息大家都没有刻意地去宣扬,马罗部落因为罗丰受伤大失面子自己肯定不会说,伽蓝部落这边不想让傲风太过显眼,金天族长也下了禁口令,大部分族人和青阳城的其他部落知道的仅仅是伽蓝部落得到了一名幻能修炼者,这也已经足以引起一阵轰动了。

  傲风足不出户的十天里,除了马罗部落,青阳城其他十一支部落无一例外地上门旁敲侧击地打听过那个幻能修炼者究竟是什么人,背地里肯定在盘算着这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

  只是金天大概没想到,别的部落还没有来打傲风的主意,自己部落里的第一勇士却率先准对起了她。

  “没有那个必要,我对伽蓝第一勇士的位置可没什么兴趣,树大招风容易惹来麻烦,刚到青阳城我们多少应该收敛一点,不然金天族长也不会严禁将那天的事情泄露出去。”在金雅一双漂亮眸子的瞪视下,傲风却只淡淡一笑道。

  “你骗鬼去!”金雅没好气地“呸!”了一句:“你这家伙还好意思谈什么收敛?你当着三大君王的面一把火烧了罗丰的时候怎么不收敛!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你那副模样,就你这天生嚣张跋扈的胚子,还怕什么招惹麻烦?”

  “呃……”傲风汗了,这位美女的言辞还真是一如既往的犀利而有才,天生嚣张跋扈的胚子?她长得真有那么过分么?

  不过金雅的目光倒是雪亮的,一眼就看透了傲风从不怕事的个性,所以她对傲风能够如此忍让左云生的挑衅实在有点儿不解。

  傲风知道这位精明的美女不好糊弄,无奈地轻轻一笑,边走边说道:“金雅小姐不必疑惑,其实我只是为了部落着想。当真告诉了他我打败了罗丰,以这个人的性格少不得要向我发起挑战,到时候反而会闹得整个部落人尽皆知,不管比斗的输赢我们的关系都会更加僵化,让敌人有机可乘。我们是你拉入伽蓝部落的,不说能为部落增添多少益处,至少也不想给你带来什么麻烦,我只能在这里三年,而左云生却是你们部落的未来之星,为了我和他搞得部落分裂不值得。”

  金雅听着她的话,一双明亮的眼睛在时间的流逝中越发瞪大,美眸中不觉浮起了一层感动。十天前,她见识到了傲风的疯狂激烈的大胆强势,没想到今天却又见到了完全不同的另一面,没想到她竟是这样的心思细腻别样温柔。

  她是为了伽蓝部落考虑才没有理会左云生的挑衅,而她在伽蓝部落还没呆几天,对部落本身并没有什么家一般的感觉,为了伽蓝部落,其实便是为了她这个朋友。

  金雅揉了一下眼睛,吸了吸鼻子,喉头发热地强笑一句,一拳捶在她肩膀上:“你这个家伙,前两天还夸你像个男人,怎么今天就婆婆妈妈起来了!伽蓝部落好不好用得着你来考虑吗?该怎么样就怎么样,顾虑那么多干嘛!那个男人总是那么心高气傲自以为是,老娘早看他不顺眼了下回他要是还惹你,不给老娘揍回去你就别来见我!”

  轻声一笑,傲风也不介意,她知道这位大小姐就是这个脾气,总会用这样口是心非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感动。

  她和自己那位曾经的挚友云弑天有很多相似之处,只不过云弑天性情太多冷漠,而金雅的性格太过火爆,但骨子里她们都是一样的重情重义,所以她才会在几天之内就和金雅成了关系过硬的“兄弟”,说起来她也算是她到路丝卡之后所交的第一个女性挚友。

  “放心,虽然我不想和他斤斤计较,但若他不知死活总来找麻烦,那我也不会客气的。”傲风眯起眼睛点了点头道,过分的容忍只会让某些人以为你怕了他们,不知好歹的家伙,她一向会让他们后悔。

  看到她的神色,金雅不禁打了个寒战,这小子的手段她可是见识过的,干脆又狠辣,要么不动,要动绝对是往死里动,左云生若真的还敢来惹她,只怕是要自讨苦吃了。

  五人已经来到了城区的中心地带,大量的商店散落在四周,一道道英武的身影在各色的商店中进进出出,显得异常的热闹和繁荣。

  观察了几眼,傲风就发现到这些人全都是幻师,许多人身上和脚下都停靠着拟态的魔兽,连穿着制服的女店员肩膀上也蹲着一只在打哈欠的小猫咪,有的人周围甚至有好几只幻兽相伴,这样的的画面别有一番异样风情。

  上古幻师不愧是曾经向真神发起过挑战的种族,几乎是全民皆兵没有一人不能成为幻师,难怪数十万年之后光芒大陆的秦家血脉稀薄到那种地步,也仍为四大幻师家族之一。

  走到闹市区的入口,金雅就扭头问傲风道:“云风兄弟,你打算去什么店里看看?买装备还是买魔兽?”

  “装备?魔兽?”傲风微皱着眉摇了摇头,这两样东西她都是不缺的,魔兽就更不要说了,以他们的实力完全可以去夜歌山脉捕捉,历练的冒险者比他们实力差远了,此地出手的魔兽不可能有超过大领主级以上的。

  装备也不用问,她本身就是个十二星的君王级炼器师,只要手上有材料,又有什么装备炼制不出来?想了一想,她才接下去开口:“有没有什么宝矿灵物,能源结晶之类的东西买卖的地方?”

  “你是说各种奇物?”金雅想了想,俏脸上却露出了迟疑之色:“有是有,离这里也不远,不过……”

  傲风不禁眸光一亮,听金雅的口气这里居然还真有这类可遇而不可求的宝贝!这些东西无论在光芒搭理北境还是诸神都算难得一见的,只要秦界这样的天地灵气远胜诸神的地方才有可能孕育出许多,如果真是如此,此番在秦界之中一定要多搜刮些珍贵的炼器材料了。

  金雅顿了一顿,接下去道:“不过那地方并不是普通交易区,而是黑市,黑市上有不少各种各样的少见物品,价格却很离奇,通常都要以物易物,你也知道,真正珍贵的东西是不能用金钱来计算的。而且黑市之中打闹生事屡见不鲜,在那边即便是打死了人,混乱之中也很少有人会去追究责任,连城防军和城主大人都不怎么管,我怕马罗部落的人会盯上你……”

  “马罗部落?怕他们做什么?”傲风挑了挑眉,呵呵一笑:“金雅小姐,你刚刚还说我就是天生嚣张跋扈的胚子,怎么现在就忘了?说起来我还想找机会为殷大哥报仇呢!他们不来便罢,若是来了,哼哼……”

  这回轮到金雅汗了,妈的,这混小子果然是个天生的惹事精,身体中充满了各种不安分细胞的家伙!这一去,还不知道要闹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展开全部“云风兄弟,为什么不告诉那家伙你的实力!要是他知道你一招就干掉了罗丰的话,哪儿还能像现在这样瞧不起人!”被傲风拽着向前直走的金雅挑了挑眉毛问道,以她那火爆的性格,刚刚差点儿就将这件事情脱口而出,但话还没说出来便被傲风一伸手拉走了。

  只有金雅和与她在一起的那支百人小队才明白,金天给傲风千夫长的地位并不是因为她是什么幻能修炼者,而是她的的确确有这个实力。

  虽然傲风本身只是大领主,但在她身后的那头传奇魔兽却可怕到了极点,那天晚上他们连那头传奇魔兽的模样都没看到,罗丰就已经躺在了地上!左云生再厉害也就和罗丰差不多,她既然能挥手之间烧得罗丰半死,当然也能在挥手之间击溃这所谓的伽蓝第一勇士!

  不过这个消息大家都没有刻意地去宣扬,马罗部落因为罗丰受伤大失面子自己肯定不会说,伽蓝部落这边不想让傲风太过显眼,金天族长也下了禁口令,大部分族人和青阳城的其他部落知道的仅仅是伽蓝部落得到了一名幻能修炼者,这也已经足以引起一阵轰动了。

  傲风足不出户的十天里,除了马罗部落,青阳城其他十一支部落无一例外地上门旁敲侧击地打听过那个幻能修炼者究竟是什么人,背地里肯定在盘算着这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

  只是金天大概没想到,别的部落还没有来打傲风的主意,自己部落里的第一勇士却率先准对起了她。

  “没有那个必要,我对伽蓝第一勇士的位置可没什么兴趣,树大招风容易惹来麻烦,刚到青阳城我们多少应该收敛一点,不然金天族长也不会严禁将那天的事情泄露出去。”在金雅一双漂亮眸子的瞪视下,傲风却只淡淡一笑道。

  “你骗鬼去!”金雅没好气地“呸!”了一句:“你这家伙还好意思谈什么收敛?你当着三大君王的面一把火烧了罗丰的时候怎么不收敛!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你那副模样,就你这天生嚣张跋扈的胚子,还怕什么招惹麻烦?”

  “呃……”傲风汗了,这位美女的言辞还真是一如既往的犀利而有才,天生嚣张跋扈的胚子?她长得真有那么过分么?

  不过金雅的目光倒是雪亮的,一眼就看透了傲风从不怕事的个性,所以她对傲风能够如此忍让左云生的挑衅实在有点儿不解。

  傲风知道这位精明的美女不好糊弄,无奈地轻轻一笑,边走边说道:“金雅小姐不必疑惑,其实我只是为了部落着想。当真告诉了他我打败了罗丰,以这个人的性格少不得要向我发起挑战,到时候反而会闹得整个部落人尽皆知,不管比斗的输赢我们的关系都会更加僵化,让敌人有机可乘。我们是你拉入伽蓝部落的,不说能为部落增添多少益处,至少也不想给你带来什么麻烦,我只能在这里三年,而左云生却是你们部落的未来之星,为了我和他搞得部落分裂不值得。”

  金雅听着她的话,一双明亮的眼睛在时间的流逝中越发瞪大,美眸中不觉浮起了一层感动。十天前,她见识到了傲风的疯狂激烈的大胆强势,没想到今天却又见到了完全不同的另一面,没想到她竟是这样的心思细腻别样温柔。

  她是为了伽蓝部落考虑才没有理会左云生的挑衅,而她在伽蓝部落还没呆几天,对部落本身并没有什么家一般的感觉,为了伽蓝部落,其实便是为了她这个朋友。

  金雅揉了一下眼睛,吸了吸鼻子,喉头发热地强笑一句,一拳捶在她肩膀上:“你这个家伙,前两天还夸你像个男人,怎么今天就婆婆妈妈起来了!伽蓝部落好不好用得着你来考虑吗?该怎么样就怎么样,顾虑那么多干嘛!那个男人总是那么心高气傲自以为是,老娘早看他不顺眼了下回他要是还惹你,不给老娘揍回去你就别来见我!”

  轻声一笑,傲风也不介意,她知道这位大小姐就是这个脾气,总会用这样口是心非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感动。

  她和自己那位曾经的挚友云弑天有很多相似之处,只不过云弑天性情太多冷漠,而金雅的性格太过火爆,但骨子里她们都是一样的重情重义,所以她才会在几天之内就和金雅成了关系过硬的“兄弟”,说起来她也算是她到路丝卡之后所交的第一个女性挚友。

  “放心,虽然我不想和他斤斤计较,但若他不知死活总来找麻烦,那我也不会客气的。”傲风眯起眼睛点了点头道,过分的容忍只会让某些人以为你怕了他们,不知好歹的家伙,她一向会让他们后悔。

  看到她的神色,金雅不禁打了个寒战,这小子的手段她可是见识过的,干脆又狠辣,要么不动,要动绝对是往死里动,左云生若真的还敢来惹她,只怕是要自讨苦吃了。

  五人已经来到了城区的中心地带,大量的商店散落在四周,一道道英武的身影在各色的商店中进进出出,显得异常的热闹和繁荣。

  观察了几眼,傲风就发现到这些人全都是幻师,许多人身上和脚下都停靠着拟态的魔兽,连穿着制服的女店员肩膀上也蹲着一只在打哈欠的小猫咪,有的人周围甚至有好几只幻兽相伴,这样的的画面别有一番异样风情。

  上古幻师不愧是曾经向真神发起过挑战的种族,几乎是全民皆兵没有一人不能成为幻师,难怪数十万年之后光芒大陆的秦家血脉稀薄到那种地步,也仍为四大幻师家族之一。

  走到闹市区的入口,金雅就扭头问傲风道:“云风兄弟,你打算去什么店里看看?买装备还是买魔兽?”

  “装备?魔兽?”傲风微皱着眉摇了摇头,这两样东西她都是不缺的,魔兽就更不要说了,以他们的实力完全可以去夜歌山脉捕捉,历练的冒险者比他们实力差远了,此地出手的魔兽不可能有超过大领主级以上的。

  装备也不用问,她本身就是个十二星的君王级炼器师,只要手上有材料,又有什么装备炼制不出来?想了一想,她才问道:“有没有什么宝矿灵物,能源结晶之类的东西买卖的地方?”

  “你是说各种奇物?”金雅想了想,俏脸上却露出了迟疑之色:“有是有,离这里也不远,不过……”

  傲风不禁眸光一亮,听金雅的口气这里居然还真有这类可遇而不可求的宝贝!这些东西无论在光芒搭理北境还是诸神都算难得一见的,只要秦界这样的天地灵气远胜诸神的地方才有可能孕育出许多,如果真是如此,此番在秦界之中一定要多搜刮些珍贵的炼器材料了。

  金雅顿了一顿,接下去道:“不过那地方并不是普通交易区,而是黑市,黑市上有不少各种各样的少见物品,价格却很离奇,通常都要以物易物,你也知道,真正珍贵的东西是不能用金钱来计算的。而且黑市之中打闹生事屡见不鲜,在那边即便是打死了人,混乱之中也很少有人会去追究责任,连城防军和城主大人都不怎么管,我怕马罗部落的人会盯上你……”

  “马罗部落?怕他们做什么?”傲风挑了挑眉,呵呵一笑:“金雅小姐,你刚刚还说我就是天生嚣张跋扈的胚子,怎么现在就忘了?说起来我还想找机会为殷大哥报仇呢!他们不来便罢,若是来了,哼哼……”

  这回轮到金雅汗了,妈的,这混小子果然是个天生的惹事精,身体中充满了各种不安分细胞的家伙!这一去,还不知道要闹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做梦要有限度!!不能太贪心了!!烈大辛辛苦苦更了这么多,咱们不因该去强迫人家,虽不能说是感恩戴德,怎么找也要为烈大想想!!很辛苦的说!!

本文链接:http://ajax-tr.com/guizhan/4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