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VR彩票 > 归战 >

归德之战

归档日期:07-04       文本归类:归战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三峰山那一场铺天盖地的雪,摧毁了大金最后的希望。拖雷趁着雪势,以寡击众,凭借4万精锐击溃了15万大金主力野战军。完颜合达移剌蒲阿、樊泽、杨沃衍、张惠、高英等一干金国大将纷纷战殁或被蒙军擒杀,忠孝军提控完颜陈和尚亦在钧州城中殉国。哀宗惨淡经营组建的军官团,至此损失殆尽。

  陈和尚之死极为壮烈,史载——问其姓名,曰:“我忠孝军总领陈和尚也。大昌原之胜者我也,卫州之胜亦我也,倒回谷之胜亦我也。我死乱军中,人将谓我负国家,今日明白死,天下必有知我者。”时欲其降,斫足胫折不为屈,豁口吻至耳,噀血而呼,至死不绝。大将义之,酹以马湩,祝曰:“好男子,他日再生,当令我得之。”

  战兵仅千余人的忠孝军,在这一战中也折损大半,又失去了统帅,似乎要马上灭亡。

  然而在大金这座巨厦轰然倒塌的前一刻,不甘寂寥的忠孝军战士们,仍然将面对纵横肆虐的蒙古铁骑,再次剑啸山河,焕发出最后的光彩。

  虽然在1232年的汴京保卫战中打退了速不台的进攻,城内的粮食物资也消耗殆尽。到当年的年末,金哀宗不得不逃离汴梁,前往归德(商丘)。

  而新近崛起的骁将蒲察官奴亦随金哀宗前往商丘。他此前的经历,已经称得上传奇。

  蒲察官奴早年被蒙古人虏获,效力于蒙古人。因为犯了奸淫罪被关在中都燕京的监狱,于是越狱并劫杀西域派到中都的回纥使者获得资财,回来投奔金国,担任忠孝军万户。

  移剌蒲阿出兵收复平阳时,蒲察官奴请求从征,战后,他论功第一,升任忠孝军提控,佩金符。

  金军在三峰山战败后,蒲察官奴逃往襄阳。在襄阳,蒲察官奴游说南宋制置使史嵩之,打算攻取金国的邓州献给南宋,以投诚取信于南宋。史嵩之相信了蒲察官奴,甚至与蒲察官奴一起饮酒。

  不久,蒲察官奴听说蒙古军已经停止进攻汴京,又开始策划北归金国。蒲察官奴派遣移剌留哥进入邓州,游说金国邓州元帅粘合,称欲胁迫南宋军作北归的计划。移剌留哥将蒲察官奴一军的实情告知粘合,蒲察官奴随继率领骑卒十余人入邓州城议事。粘合却不信任蒲察官奴,准备在城门外的月城中捉拿蒲察官奴。蒲察官奴立即驱马奔回,再次面见史嵩之,借得骑兵五百,劫掠邓州周边的小城,抢得牛羊数百头,得到了南宋一方的信任。但蒲察官奴突然袭击宋军,得马三百匹,来到邓州城下,移书粘合,辨理屈直,将三百匹马留在邓州后就离去。

  随后,蒲察官奴把忠孝军提控姬旺捆绑起来,诈称为敌军的唐州太守,给姬旺戴上刑具,押送向北行进,从沿途的兵营取得食用供给,因此得入汴京城,接替殉国的完颜彝成为忠孝军元帅。

  从蒲察官奴反复无常的举动来看,他虽是女真人,但对金国也并非忠诚。难怪后来金哀宗怀疑蒲察官奴想把自己卖给南宋。但这股出入数国之间纵横无忌的智略气魄,属实是乱世中的雄杰人物。

  在汴梁蒲察官奴数次渡河到黄陵冈,夺取不少牛羊粮资,更是差点奇袭活捉蒙古方的镇州大将史天泽。

  金哀宗驾临归德的路上,大将完颜白撒战败于白公庙,兵力损失大半。到了归德之后,又因为城内粮秣不足,将残存兵力大部分都分散到周遭的城邑就食,留在城内的不过马用部700人和忠孝军450人。

  归德知府石盏女鲁欢在1232年大概与汴梁保卫战同时,在归德打退了蒙古军,有功。但遣散各军出于他的意见,所以金哀宗对他也颇为怀疑,召来蒲察官奴并告诫:“石盏女鲁欢解散了所有卫兵,你要小心。”

  但是蒲察官奴考量得更加长远,他知道归德不是久驻之地。而淮北的军阀国用安也与蒲察官奴搭上了线,请求金哀宗移驾海州(连云港),认为金国去淮北依附于南宋,联合抗蒙,才是出路。

  蒲察官奴对此深以为然,屡次向金哀宗进言,却被金哀宗猜忌。蒲察官奴一不做二不休,发动兵变杀死马用、石盏女鲁欢、左丞李蹊、郎中完颜胡鲁剌、都事冀禹锡等人,城内军民死于兵乱者多达3000。

  至此,金哀宗被蒲察官奴所控制,不得已任命蒲察官奴为枢密副使、权参知政事。

  此时蒙古大将忒木泬(又名撒吉思卜华)已经率军逼近归德,1232年攻打归德的正是他,而1233年初,撒吉思卜华和史天泽一同在白公庙大败金军名将完颜白撒,再次重创金军,导致完颜白撒下狱而死。

  蒲察官奴的母亲在白公庙之战时被蒙古军俘虏,金哀宗让蒲察官奴借其母被俘事向蒙古设计请和。

  蒲察官奴秘密遣使告诉蒙古军统帅忒木泬,他欲劫持金哀宗出降,蒙古军信以为真,放归他的母亲,并派来使者二十余人,都是契丹人、女真人。蒲察官奴通过蒙古军的使者了解到蒙古军情况,并策划了进攻蒙古军的计划。

  忠孝军都统张某得知此事,率领本部人马一百五十人包围蒲察官奴之家,斥责蒲察官奴:“你想将皇帝卖给蒙古人,我们这些人都是不可能被蒙古人宽恕的人,让我们归向什么地方呢?”蒲察官奴于是向大家保证不与蒙古通谋,并把母亲交给张某作人质,风波平息。

  通过与蒙古人虚与委蛇,蒲察官奴不但延缓了蒙古军发起进攻,更是获得了敌军主将撒吉思卜华驻军于王家寺的关键情报,并侦查出蒙古人的布防情况。

  由于归德大部分的兵力都散出在各地就食,马用的七百人也在蒲察官奴发动政变后溃散而走,城内的兵力实际上只有450忠孝军。

  蒲察官奴率领450名忠孝军勇士,在祭天请求上苍护佑大金之后,一个个身着劲装,披坚实甲胄而行。

  而金哀宗在归德北门等候,预先备好船只,假如行动失败,马上从水路逃往徐州。

  撒吉思卜华部有蒙古兵3500人,算上汉军多达一万以上。且汉军首领包括史天泽、张柔、董俊等,都是河北有名大将,他们的部曲战斗力不见得输给蒙古兵。

  蒙军在迫近归德北门处安营扎寨,依靠黄河(当时黄河夺淮入海,向南注入泗水,通向淮河)。史天泽曾提出意见,认为这个营地会让士卒陷入背水而战,进退失据的困境,不是很理想。但撒吉思卜华前不久在白公庙大破金军,非常自信,认为归德兵少,对方在屡战屡败的情况下绝不敢进攻,所以拒绝迁徙。

  背水而密集的营地,不利于蒙军骑兵活动,蒙古兵也只能步战,压根不是战技无前的忠孝军对手。

  然而毕竟数量有巨大优势,又能依托坚固的营地防守,忠孝军第一波冲锋还是被打退。

  蒲察官奴心中着急起来。毕竟敌众我寡,等到蒙军反应过来,区区450忠孝军必定全军覆没。

  他当机立断,适时分出六七十人乘坐小船,绕向蒙古军营地后方,手持“飞火枪”登陆,烧毁木栅,对蒙古军发起突袭。枪吐火蛇,所过处硝烟弥漫,烈焰灼天。

  金国早年在与南宋作战中,颇吃火器的亏,也开始重视研发火器。金国有系统的火器制造业,在守卫汴京时,火器就立了大功——【其守城之具有火炮名震天雷者,铁罐盛药,以火点之,炮起火发,其声如雷,闻百里外,所爇围半亩之上,火点著甲铁皆透】。

  有人认为,金国的火器,可能比起南宋还略为先进。后来元朝出现早期的火门枪和火炮,也是在金宋火器研究上发展的成果。

  这一番水陆协同作战,与作为重骑兵冲击敌军又有不同,简直好比后世的特种部队了。

  蒙古军夜间慌乱,又被腹背夹击,听见金人喧嚣不止,不知数目,终于惊恐之下,全军轰然崩溃,纷纷突营而出,却又被金军压迫攻击,投水而死者不计其数。

  蒙军主帅撒吉思卜华试图逃窜,也被金军挡住,击毙当场。3500蒙古兵,全部被歼,无一生还。

  蒲察官奴又趁胜攻击周遭的汉军营寨。由于撒吉思卜华所部的全军覆没,汉军也陷入慌乱,董俊战败,投水而死。

  张柔则率军趁着混乱,躲到河堤下草木幽深处,伺机逃脱,损失较轻,其神道碑吹捧为“竟不失一卒而还”。

  至于史天泽,其本传说他有事正好回到汴梁,没有参与此次作战;考虑到本传专美,基本可以认定是为史天泽遮丑,史天泽应当是在此战中也被打得惨败,狼狈逃窜。

  以区区450忠孝军,击败一万多蒙古军,歼敌3500以上,阵斩敌军主帅及汉军世侯董俊,这样的战绩,足以煊赫于天。

  即便是到了大金灭亡的前夕,忠孝军仍以绝世的战斗力证明,他们是那个时代的最强音。

  金哀宗仍然坚持要去蔡州,与计划将金哀宗迁移到海州的蒲察官奴发生争执。一次朝会上,金哀宗命人埋伏于碧照堂,并亲自拔剑进攻,与亲信亲信女奚烈完出、宋乞奴、纳兰忔答、吾古孙爱实等人一同,将蒲察官奴斩杀当场。

  蒲察官奴多谋果烈,行事不择手段,并不是什么善良之辈。但这样的死法,对于一位威名赫赫的战将而言,终究是死不瞑目。

  金哀宗清洗了蒲察官奴的党羽,选择了新的忠孝军统帅。以忠孝自励的忠孝军战士们选择忠于君主,接受了金哀宗的安抚。但他们仍然怀念着他们两任无敌的统帅——完颜彝和蒲察官奴。

  在金哀宗的带领下,残金朝廷拒绝了国用安的东迁海州邀请,南下蔡州,走向灭亡的不归路,在被蒙宋联军围困,陷入绝境之后,金哀宗才终于想念起了蒲察官奴。

本文链接:http://ajax-tr.com/guizhan/92.html